首页 > 正文
深圳头发种植医院哪家好

广州治疗脱发哪家好,脂溢性脱发植发有用吗,清远哪些头发移植医院,那些种植毛囊头发有没有用,广东省荔湾区人民医院,广州植发哪家医院好,中国十大植发医院排名,广州种植眉毛去哪里,在广州治脱发的医院比较好,广州那家医院治脱发比较好

考场外候考的考生们。

  原标题:能冲“双一流”的学霸也来参加艺考 “文化课不行才学美术”早过时了

  靠着文化课上大学有点悬,所以才去学艺术?这样过时的老观念该改改了!在昨天江苏省2018年美术省统考的现场,记者“逮”住了好几位学霸。他们有着傲人的文化课成绩,裸分也能冲“双一流”高校,然而还是选择了“艺术路线”,依照自己的兴趣在美术省统考的考场上奋力一搏。

  “别小瞧美院,举个例子,要考清华美院,文化分就和美术专业分同样重要。”常州一位家长说。

  实习生  邓鑫

  扬子晚报记者 

  蔡蕴琦 杨甜子 文/摄

  

  记者了解到,2018年美术类专业省统考,全省共有3.2万余名考生参加,比去年增加约1000人。这是报考人数在连续几年下降后的一次逆势上升。

  根据统计,2011年到2016年江苏美术类省统考人数有起有伏,但和2011年的44948人相比,2017年的美术类省统考人数下降到了3.12万。

 

  在南京师范大学考点,一位常州家长吸引了记者的注意。家长李先生向记者提出了要求:“能给孩子化个名吗,别给孩子太大的压力,我们出来考美术,就已经让学校老师很不开心了。”原来,孩子小李是常州一所重点高中的“种子选手”,平时的学习完全属于老师丝毫不用操心的“免检产品”,“文化分冲个双一流应该问题不大。”李先生对于孩子的文化成绩很是自信。然而到了高二,部分决定学艺术的孩子开始“转行”,一门心思去学画画,小李也出人意料地向爸爸提出,自己也想去学画画。

  一位“种子选手”要转行去学艺术,这样令人大跌眼镜的选择无疑让学校的老师不淡定了。“老师找我们谈了很多次,希望孩子还是一门心思搞文化课。但孩子说,自己对学习成绩有足够的信心,‘我本来学习成绩就很好,而且我也喜欢画画,要是再有美术加分,就能确保双一流了’。”被儿子说动的老李拗不过孩子的意愿,答应了孩子转学艺术的要求。“但我和他约定了底线,学校里的模考,底线是一本线上二十分,一旦成绩下滑,立刻给我回来收心学文化课。”

  走进画室的小李似乎一下被打通了任督二脉,虽然拿起画笔的时间比别的同学晚很多,但学画的效率却比画室同学提高了一倍。昨天上午11:45,小李走出考场,笑得一脸淡定,“上午的速写和素描不算难,比我在画室练的简单。今天这场省统考就当是练手,我的目标是冲清华美院。”

 

  “是的,最开始让孩子学艺术的想法的确是为了高考时能占点便宜。”南京家长王妈妈直言不讳,“但孩子一旦开始学习,我才发现,学艺术比学文化课还要苦!想要考个好大学,就没有不吃苦的。”

  原来,王妈妈的儿子王同学已经在画室里度过了将近两个月的“魔鬼时间”,接受“非人的训练”。“真的不让人活啊,早上8:00到晚上11:00全天画画,中午给你45分钟时间休息。”王妈妈开始和记者诉苦,“晚上我们把孩子接回家就12点了,这只能叫‘放学后’,因为老师还留了作业,第二天要讲评,所以必须在睡觉前把作业画完。”小王画画的速度不算快,每天全部收工要到凌晨3点左右。“第二天早上又是8点上课,7点钟总要起来吧,孩子一天就睡4个小时,你说苦不苦?”

  王妈妈给孩子做好了一切后勤保障,她给儿子做了个统计,光是画画的铅笔,孩子就用掉了几百支,素描纸叠起来将近一人高。“过去这两个月,我也每天就睡4个小时。省统考考完,我和孩子都要好好休息一下。祈祷孩子有个好成绩吧,希望他能考进南艺。”

  

  参加美术类省统考还是考大学的捷径吗?记者昨天上午与家长、考生交流中发现,临时抱佛脚的学生明显少了。

  南京一位美术老师告诉记者,今年他班上的孩子30%左右从小学画,初中、高一后学画的占到一半,临时学习一两个月就上考场的学生少了。甚至有多位南京名校的考生,语数外不含附加分的总和达到350-360分,裸分有冲刺“双一流”高校的希望,也加入了学习美术的阵营。

 

  “在北京画室里闭关过的学生,估计看到今天的考题都不会觉得难。”考生许丽丽告诉记者,昨天上午的速写考题,考的是站立和坐着的两个人物,“容易被扣分的点全都在人物的头部了,把细节抓好就行。”许丽丽告诉记者,在北京“闭关”时,老师给出的速写题比省统考的题目难得多,“举个例子,我们考过一个主题叫‘动物园’,老师要求画面里必须有熊猫、长颈鹿等几种动物,还要有多少个大人和小孩,其中必须有一个孩子是被大人抱在手上的。让我们根据这样的要求画速写画。你说,这是不是比咱们江苏的题目难得多?”

  但下午的色彩考试却让部分考生有些意外,因为今年色彩考题的形式发生变化了。“水果没了,罐子也没了,看到题目整个人都有点蒙。”一位考生走出考场,告诉记者,自己平时练习的色彩画都是属于“满满当当”的那一种,“今年的物品数量没那么多,画的时候反而找不到北了。”

  

  针对今年的美术省统考考题,扬子晚报记者特邀无形画室赵红军老师做了点评

  是一个人站着,一个人坐着。在户外拍的,以前都是房间内拍的。考试难点,一个人头微微低了一点点,相当于俯视,头部五官位置有点难画。另外一个人头是全侧面,比较难画。动态比例还好。手只露两只手,一个放口袋,另一个挡起来了,以前是四只手,难度减少了。难点就在头部。

  偏正面的女青年,难点在于头发比较难画,头发扎起来的,光影上看不出太多体积。另一个难点,身体侧着头转过来,头颈肩关系,肩膀的透视,可能许多学生很多画出点问题。个人觉得题目出得很好,大部分学生都会画,大家都能画得差不多,但是想要高分的话一些点要抓住,不然分数很难上去。专家都盯住几个细节,要点抓住了分数就能上去。

  今年色彩考题本身难度不大,物品数量也不多。但从形式上看,较往年有一定的变化。如过去画面上以罐子为主,今年是玻璃。以前经常画苹果等水果,今年以蔬菜为主,没有水果。这也提醒广大考生,注重基本功扎实,进行全方位训练,不要猜题押题。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考场外候考的考生们。

  原标题:能冲“双一流”的学霸也来参加艺考 “文化课不行才学美术”早过时了

  靠着文化课上大学有点悬,所以才去学艺术?这样过时的老观念该改改了!在昨天江苏省2018年美术省统考的现场,记者“逮”住了好几位学霸。他们有着傲人的文化课成绩,裸分也能冲“双一流”高校,然而还是选择了“艺术路线”,依照自己的兴趣在美术省统考的考场上奋力一搏。

  “别小瞧美院,举个例子,要考清华美院,文化分就和美术专业分同样重要。”常州一位家长说。

  实习生  邓鑫

  扬子晚报记者 

  蔡蕴琦 杨甜子 文/摄

  

  记者了解到,2018年美术类专业省统考,全省共有3.2万余名考生参加,比去年增加约1000人。这是报考人数在连续几年下降后的一次逆势上升。

  根据统计,2011年到2016年江苏美术类省统考人数有起有伏,但和2011年的44948人相比,2017年的美术类省统考人数下降到了3.12万。

 

  在南京师范大学考点,一位常州家长吸引了记者的注意。家长李先生向记者提出了要求:“能给孩子化个名吗,别给孩子太大的压力,我们出来考美术,就已经让学校老师很不开心了。”原来,孩子小李是常州一所重点高中的“种子选手”,平时的学习完全属于老师丝毫不用操心的“免检产品”,“文化分冲个双一流应该问题不大。”李先生对于孩子的文化成绩很是自信。然而到了高二,部分决定学艺术的孩子开始“转行”,一门心思去学画画,小李也出人意料地向爸爸提出,自己也想去学画画。

  一位“种子选手”要转行去学艺术,这样令人大跌眼镜的选择无疑让学校的老师不淡定了。“老师找我们谈了很多次,希望孩子还是一门心思搞文化课。但孩子说,自己对学习成绩有足够的信心,‘我本来学习成绩就很好,而且我也喜欢画画,要是再有美术加分,就能确保双一流了’。”被儿子说动的老李拗不过孩子的意愿,答应了孩子转学艺术的要求。“但我和他约定了底线,学校里的模考,底线是一本线上二十分,一旦成绩下滑,立刻给我回来收心学文化课。”

  走进画室的小李似乎一下被打通了任督二脉,虽然拿起画笔的时间比别的同学晚很多,但学画的效率却比画室同学提高了一倍。昨天上午11:45,小李走出考场,笑得一脸淡定,“上午的速写和素描不算难,比我在画室练的简单。今天这场省统考就当是练手,我的目标是冲清华美院。”

 

  “是的,最开始让孩子学艺术的想法的确是为了高考时能占点便宜。”南京家长王妈妈直言不讳,“但孩子一旦开始学习,我才发现,学艺术比学文化课还要苦!想要考个好大学,就没有不吃苦的。”

  原来,王妈妈的儿子王同学已经在画室里度过了将近两个月的“魔鬼时间”,接受“非人的训练”。“真的不让人活啊,早上8:00到晚上11:00全天画画,中午给你45分钟时间休息。”王妈妈开始和记者诉苦,“晚上我们把孩子接回家就12点了,这只能叫‘放学后’,因为老师还留了作业,第二天要讲评,所以必须在睡觉前把作业画完。”小王画画的速度不算快,每天全部收工要到凌晨3点左右。“第二天早上又是8点上课,7点钟总要起来吧,孩子一天就睡4个小时,你说苦不苦?”

  王妈妈给孩子做好了一切后勤保障,她给儿子做了个统计,光是画画的铅笔,孩子就用掉了几百支,素描纸叠起来将近一人高。“过去这两个月,我也每天就睡4个小时。省统考考完,我和孩子都要好好休息一下。祈祷孩子有个好成绩吧,希望他能考进南艺。”

  

  参加美术类省统考还是考大学的捷径吗?记者昨天上午与家长、考生交流中发现,临时抱佛脚的学生明显少了。

  南京一位美术老师告诉记者,今年他班上的孩子30%左右从小学画,初中、高一后学画的占到一半,临时学习一两个月就上考场的学生少了。甚至有多位南京名校的考生,语数外不含附加分的总和达到350-360分,裸分有冲刺“双一流”高校的希望,也加入了学习美术的阵营。

 

  “在北京画室里闭关过的学生,估计看到今天的考题都不会觉得难。”考生许丽丽告诉记者,昨天上午的速写考题,考的是站立和坐着的两个人物,“容易被扣分的点全都在人物的头部了,把细节抓好就行。”许丽丽告诉记者,在北京“闭关”时,老师给出的速写题比省统考的题目难得多,“举个例子,我们考过一个主题叫‘动物园’,老师要求画面里必须有熊猫、长颈鹿等几种动物,还要有多少个大人和小孩,其中必须有一个孩子是被大人抱在手上的。让我们根据这样的要求画速写画。你说,这是不是比咱们江苏的题目难得多?”

  但下午的色彩考试却让部分考生有些意外,因为今年色彩考题的形式发生变化了。“水果没了,罐子也没了,看到题目整个人都有点蒙。”一位考生走出考场,告诉记者,自己平时练习的色彩画都是属于“满满当当”的那一种,“今年的物品数量没那么多,画的时候反而找不到北了。”

  

  针对今年的美术省统考考题,扬子晚报记者特邀无形画室赵红军老师做了点评

  是一个人站着,一个人坐着。在户外拍的,以前都是房间内拍的。考试难点,一个人头微微低了一点点,相当于俯视,头部五官位置有点难画。另外一个人头是全侧面,比较难画。动态比例还好。手只露两只手,一个放口袋,另一个挡起来了,以前是四只手,难度减少了。难点就在头部。

  偏正面的女青年,难点在于头发比较难画,头发扎起来的,光影上看不出太多体积。另一个难点,身体侧着头转过来,头颈肩关系,肩膀的透视,可能许多学生很多画出点问题。个人觉得题目出得很好,大部分学生都会画,大家都能画得差不多,但是想要高分的话一些点要抓住,不然分数很难上去。专家都盯住几个细节,要点抓住了分数就能上去。

  今年色彩考题本身难度不大,物品数量也不多。但从形式上看,较往年有一定的变化。如过去画面上以罐子为主,今年是玻璃。以前经常画苹果等水果,今年以蔬菜为主,没有水果。这也提醒广大考生,注重基本功扎实,进行全方位训练,不要猜题押题。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考场外候考的考生们。

  原标题:能冲“双一流”的学霸也来参加艺考 “文化课不行才学美术”早过时了

  靠着文化课上大学有点悬,所以才去学艺术?这样过时的老观念该改改了!在昨天江苏省2018年美术省统考的现场,记者“逮”住了好几位学霸。他们有着傲人的文化课成绩,裸分也能冲“双一流”高校,然而还是选择了“艺术路线”,依照自己的兴趣在美术省统考的考场上奋力一搏。

  “别小瞧美院,举个例子,要考清华美院,文化分就和美术专业分同样重要。”常州一位家长说。

  实习生  邓鑫

  扬子晚报记者 

  蔡蕴琦 杨甜子 文/摄

  

  记者了解到,2018年美术类专业省统考,全省共有3.2万余名考生参加,比去年增加约1000人。这是报考人数在连续几年下降后的一次逆势上升。

  根据统计,2011年到2016年江苏美术类省统考人数有起有伏,但和2011年的44948人相比,2017年的美术类省统考人数下降到了3.12万。

 

  在南京师范大学考点,一位常州家长吸引了记者的注意。家长李先生向记者提出了要求:“能给孩子化个名吗,别给孩子太大的压力,我们出来考美术,就已经让学校老师很不开心了。”原来,孩子小李是常州一所重点高中的“种子选手”,平时的学习完全属于老师丝毫不用操心的“免检产品”,“文化分冲个双一流应该问题不大。”李先生对于孩子的文化成绩很是自信。然而到了高二,部分决定学艺术的孩子开始“转行”,一门心思去学画画,小李也出人意料地向爸爸提出,自己也想去学画画。

  一位“种子选手”要转行去学艺术,这样令人大跌眼镜的选择无疑让学校的老师不淡定了。“老师找我们谈了很多次,希望孩子还是一门心思搞文化课。但孩子说,自己对学习成绩有足够的信心,‘我本来学习成绩就很好,而且我也喜欢画画,要是再有美术加分,就能确保双一流了’。”被儿子说动的老李拗不过孩子的意愿,答应了孩子转学艺术的要求。“但我和他约定了底线,学校里的模考,底线是一本线上二十分,一旦成绩下滑,立刻给我回来收心学文化课。”

  走进画室的小李似乎一下被打通了任督二脉,虽然拿起画笔的时间比别的同学晚很多,但学画的效率却比画室同学提高了一倍。昨天上午11:45,小李走出考场,笑得一脸淡定,“上午的速写和素描不算难,比我在画室练的简单。今天这场省统考就当是练手,我的目标是冲清华美院。”

 

  “是的,最开始让孩子学艺术的想法的确是为了高考时能占点便宜。”南京家长王妈妈直言不讳,“但孩子一旦开始学习,我才发现,学艺术比学文化课还要苦!想要考个好大学,就没有不吃苦的。”

  原来,王妈妈的儿子王同学已经在画室里度过了将近两个月的“魔鬼时间”,接受“非人的训练”。“真的不让人活啊,早上8:00到晚上11:00全天画画,中午给你45分钟时间休息。”王妈妈开始和记者诉苦,“晚上我们把孩子接回家就12点了,这只能叫‘放学后’,因为老师还留了作业,第二天要讲评,所以必须在睡觉前把作业画完。”小王画画的速度不算快,每天全部收工要到凌晨3点左右。“第二天早上又是8点上课,7点钟总要起来吧,孩子一天就睡4个小时,你说苦不苦?”

  王妈妈给孩子做好了一切后勤保障,她给儿子做了个统计,光是画画的铅笔,孩子就用掉了几百支,素描纸叠起来将近一人高。“过去这两个月,我也每天就睡4个小时。省统考考完,我和孩子都要好好休息一下。祈祷孩子有个好成绩吧,希望他能考进南艺。”

  

  参加美术类省统考还是考大学的捷径吗?记者昨天上午与家长、考生交流中发现,临时抱佛脚的学生明显少了。

  南京一位美术老师告诉记者,今年他班上的孩子30%左右从小学画,初中、高一后学画的占到一半,临时学习一两个月就上考场的学生少了。甚至有多位南京名校的考生,语数外不含附加分的总和达到350-360分,裸分有冲刺“双一流”高校的希望,也加入了学习美术的阵营。

 

  “在北京画室里闭关过的学生,估计看到今天的考题都不会觉得难。”考生许丽丽告诉记者,昨天上午的速写考题,考的是站立和坐着的两个人物,“容易被扣分的点全都在人物的头部了,把细节抓好就行。”许丽丽告诉记者,在北京“闭关”时,老师给出的速写题比省统考的题目难得多,“举个例子,我们考过一个主题叫‘动物园’,老师要求画面里必须有熊猫、长颈鹿等几种动物,还要有多少个大人和小孩,其中必须有一个孩子是被大人抱在手上的。让我们根据这样的要求画速写画。你说,这是不是比咱们江苏的题目难得多?”

  但下午的色彩考试却让部分考生有些意外,因为今年色彩考题的形式发生变化了。“水果没了,罐子也没了,看到题目整个人都有点蒙。”一位考生走出考场,告诉记者,自己平时练习的色彩画都是属于“满满当当”的那一种,“今年的物品数量没那么多,画的时候反而找不到北了。”

  

  针对今年的美术省统考考题,扬子晚报记者特邀无形画室赵红军老师做了点评

  是一个人站着,一个人坐着。在户外拍的,以前都是房间内拍的。考试难点,一个人头微微低了一点点,相当于俯视,头部五官位置有点难画。另外一个人头是全侧面,比较难画。动态比例还好。手只露两只手,一个放口袋,另一个挡起来了,以前是四只手,难度减少了。难点就在头部。

  偏正面的女青年,难点在于头发比较难画,头发扎起来的,光影上看不出太多体积。另一个难点,身体侧着头转过来,头颈肩关系,肩膀的透视,可能许多学生很多画出点问题。个人觉得题目出得很好,大部分学生都会画,大家都能画得差不多,但是想要高分的话一些点要抓住,不然分数很难上去。专家都盯住几个细节,要点抓住了分数就能上去。

  今年色彩考题本身难度不大,物品数量也不多。但从形式上看,较往年有一定的变化。如过去画面上以罐子为主,今年是玻璃。以前经常画苹果等水果,今年以蔬菜为主,没有水果。这也提醒广大考生,注重基本功扎实,进行全方位训练,不要猜题押题。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萝岗区种植头发哪里好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